生活频道首页 | 阳谷资讯 | 社会看点 | 民俗名胜 | 房产家居 | 车行万里 | 生活服务 | 花边杂烩 | 网站新闻 | 图说天下 | 阳谷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阳谷信息港 > 生活频道 > 阳谷资讯

流浪汉在聊遇车祸 众人合力救助寻家人

发布:2013-2-1 9:01:09  来源:阳谷信息港  浏览次  编辑:佚名  分享/转发»

ll.jpg

伤者在医院病房内,写下“界首县赵子贤”。

ll2.jpg

车祸当天,网友微博爆料。

    29日,在聊城国际和平医院的病房里,看着眼前这名神情恍惚的年轻人,聊城某公司经理王先生犯了愁。

    一个多月以前,王先生公司的客车在冠县闫营附近撞伤了这名年轻人。据周围群众反映,这是个流浪人,经常在附近闲逛,精神方面有问题。

    随后,伤者被送往了一家医院,但该医院拒收,几经辗转伤者被送往了聊城国际和平医院。2012年12月14日,本报刊发《县里流浪汉遇车祸 辗转来聊治》一文对此事进行报道。

    本月28日,本报记者接到王先生打来的电话,王先生称,现在伤者已经康复,医院称半个月前就可以出院了。可王先生犯了难:“我该如何安置他?”

    事件回顾 流浪汉遇车祸 辗转来聊医治

    据王先生介绍,2012年12月9日18时左右,他公司的客车行驶至冠县闫营附近时撞伤了突然从路边冲出来的一个人。

    驾驶员下车查看,发现伤者头部出血,蓬头垢面,身上还散发着臭味。听周围群众说,这个人经常在附近流浪。

    王先生说,出事后,肇事司机把他送往离出事地点最近的一家医院,但医院对其伤口进行简单处理后,拒绝让伤者继续住院治疗。随后,几经辗转来到了聊城国际和平医院治疗。

    2012年12月10日,记者也发现了网友在腾讯微博上的爆料:交通事故撞流浪男子,120接去当地医院,24小时没救治。微博显示的时间为17时44分,微博上附有被撞伤的流浪男子的照片。

    该微博当日19时更新:“辗转几个小时,终于聊城和平医院的医生们收留了他,并且在给他治疗,还是有好人的存在,希望他尽快好起来!”微博上传的第一张照片中流浪男子的头发和胡子很长,脸部血肉模糊。第二张照片上是聊城国际和平医院的医生正在清理流浪男子脸部的伤口。

    记者调查  语言交流困难 伤者常写“赵子贤”

    29日,记者在聊城国际和平医院的病房里再次见到了这名伤者。伤者穿戴整齐,身上也比较干净。当记者试图与他进行交流时,对方支支吾吾表述不清楚。当时,伤者的陪护刘师傅也在。记者看到,病房分为外间和里间两间,每个病房有两个床位。伤者与刘师傅住在里间病房里。

    刘师傅说:“我得24小时陪着他,给他买饭,晚上领着他去厕所。有时候,我不在他就不好好吃饭。” 刘师傅称,在他之前有过多名陪护,“之前他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很多陪护都不愿干了。”刘师傅告诉聊城晚报记者,他刚来的时候,这名伤者根本下不了床,现在情况比以前好多了,能下床走几步了。 

    随后,刘师傅问伤者家庭住址,对方支支吾吾说了几个字,但听不清楚说的什么。刘师傅找了一张纸让他写,这名年轻人愣了一会儿,写了“界首县”三个字,当刘师傅问界首县具体什么地方的时候对方却没有反应。刘师傅问他叫什么名字,父亲叫什么名字,年轻人在纸上写上了“赵子贤和赵金具”,“具”字字迹模糊不好辨认,看上去也像“县”字。刘师傅说他精神可能有问题,平时也无法与他正常交流。

    医院说法   伤者已恢复仍不出院浪费医疗资源

    29日上午,记者见到伤者的主治医生臧医生。臧医生提供给记者一份CT会诊报告单,报告单上的姓名为“无名”氏,年龄一栏为“040Y”。臧医生解释,因为不知道伤者姓名,也看不出他的年龄,当时报告单上临时这么填写的。CT诊断为:1.额部、右颞部及面部皮下血肿;2.双侧翼外板骨折、右侧鼻骨骨折、上颌骨骨折;3.副鼻窦炎症。建议治疗后复查。 

    在刊发第一篇报道前,也就是2012年12月13日上午,记者曾联系到聊城国际和平医院急诊科护士长李英林,当时李英林介绍,伤者患有精神疾病,当时很狂躁,不能正常与之交流。他右脸上有一道10厘米左右长的伤口,当地医院已经对伤口进行了缝合。“伤者全身发臭,胡子头发把脸都挡住了。”李英林说。随后,聊城国际和平医院的护士帮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并为其剪了头发和胡子。

    29日上午,臧医生告诉聊城晚报记者,经过治疗,目前伤者各方面指标都已正常,但交流困难,现在只需要口服一些药物,其实半个月前就可以出院了。医院方面表示,伤者可以出院却一直住在医院,这也是对有限医疗资源的一种浪费,希望肇事方能尽快为其办理出院手续。

    肇事方称   伤者病已经好了,我该怎么办?

    作为肇事方,公司经理王先生告诉聊城晚报记者,医院也一直催着办理出院手续。但问题是,出院后,应该把他安置在哪里呢?

    王先生介绍,他们的客车都买了全险,出事之后公司交了住院治疗费用,并安排了陪护。此外,还给他买了新衣服等物品,所有费用加起来已经花费近五万元。

    29日,保险公司的孙先生表示:“我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市中心支公司)对该名无名氏的理赔意见是,根据我国法律相关规定,结合行政职能部门的处理意见,参照我司保险条款进行理赔,并保留伤者后期向我司索赔的权利。”

    王先生告诉聊城晚报记者,现在医院也催着办理出院手续,可是,该把他安置在哪儿呢?王先生说,之前他们也一直努力,希望能联系到伤者的亲人,可每次问对方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他都回答不上来,而且身上没有带任何证件。后来王先生让他在纸上写出家庭住址和名字,但他今天写这个地方,明天写那个地方,也没法找。29日,伤者的陪护告诉聊城晚报记者,之前伤者确实是今天写这个地方明天写那个地方,可最近几天他总是写“界首县赵子贤”,要不就写“赵庄”。

    无奈之下,1月4日左右,王先生将一份题为《关于民政局对流浪乞讨人的建议》的材料快递到聊城市民政局办公室,对此情况作了解释并希望相关部门予以回复。

    很快,聊城市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应由冠县救助站来救助,并提供了冠县救助站负责人的联系方式。王先生与冠县救助站取得了联系,但问题仍没得到有效解决。

    29日,记者拨通了聊城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表示,应送往冠县救助站,并提供了冠县救助站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最新进展   多部门联合,已初步找到了伤者家人

    29日,记者拨通了冠县救助站的电话。冠县救助站郭姓负责人告诉记者,民政部门来过聊城国际和平医院。民政部门工作人员从陪护那里了解到,“无名氏”一直写的可能是他的家庭住址、自己及家人的名字。

    当地民政部门表示,作为肇事方,在伤者能够写出家庭地址、自己及家人姓名的情况下,应该积极地与对方家属取得联系。

    同时,冠县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致电聊城晚报记者称,因为“无名氏”提供的地址模糊,为此,民政部门也是根据有限的线索积极与当地公安部门联系,几经辗转帮其找家。

    郭姓负责人称,28日,他们联系到安徽当地公安部门户籍科,29日下午,当地公安局打电话称,安徽省界首市曹庙镇下面有个人叫赵子贤,父亲叫赵金具,哥哥叫赵子友,姐姐叫赵美兰,与伤者本人提供的信息相符。赵子贤的家属很快就会赶到聊城,到那时,便能确定他是否是赵子贤。

    记者了解到,目前,通过多个部门联合,已经初步找到了赵子贤的家人,事情进展如何,本报将持续关注。(本报记者)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推广链接

网站首页 | 分类信息 | 企业商圈 | 网上商城 | 你问我答 | Blog | 阳谷论坛

Copyright © 2003-2009 www.yg1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